一条咸鱼

产出极低,拒谈人生,杂食党

【默苍离,赤羽信之介,俏如来】相识

    “我对教育你的人越来越有兴趣了。”

     赤羽信之介刚说出这句话就有些后悔。众所周知,俏如来的师尊默苍离就死于俏如来之手,他此番一提岂不是正好戳到他伤口上?

    正当赤羽信之介准备转移话题时,俏如来似是感觉到赤羽信之介的尴尬,开口道:“没关系的,赤羽先生。如果师尊在的话,或许你们会相谈甚欢也未可知。”

    赤羽只得淡淡的笑了声:“哈,或许呢……倒是现在目前在这石洞中,对方一时应也不会搜到这边,不妨借机养精蓄锐。”“也好,便依先生所言。”俏如来点头道。

======================================================================

    赤羽信之介本打算稍稍休憩一下便起身警戒,却不料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周围一片漆黑,唯有远处一点红光。不知远处情况如何,赤羽暗提内元,悄无声息的往那处红点接近。

    远处时未曾注意,靠近时才发现,那是一株巨大的红色琉璃树,走的更近时更是发现树下有三个人影,其中一个白衣人他很是熟悉,正是之前在他身边的俏如来。而他身前的绿色及蓝色人影是……看俏如来对其尊敬的态度,很可能是俏如来的前辈。但不知目前是敌是友……也罢,上前观察一番,如果有危险还可与俏如来联手。

    靠近之时,刚好听到俏如来开口:“师尊……前辈……”赤羽内心一惊,同时疑惑:师尊?看来其中一位便是默苍离了。可他不是……也罢,吾先继续围观。

    此时蓝衣人开口了:“你会来这里,就代表宫本总司与任飘渺的决战已经结束了吧?看你的神色,宫本总司是不是赢了?”俏如来默然开口:“宫本师尊他身亡了。”宫本总司?赤羽内心一惊,他已经……如此看来,这似是俏如来之梦境……罢了,继续看下去吧。

    “什么啊!他不但输掉,还死了?!”蓝衣人惊讶的大声的喊了出来,而一旁的绿衣人却沉默不语,默默的擦着手中的镜子。

    蓝衣人稍稍镇定下来后,再度开口道:“你们刚才不是有事要讲?”

    俏如来回道:“是。”

    就在此时,绿衣人开口了:“宫本总司是怎样战败的,将战局讲一次给我听。”

    俏如来低头道:“是。师尊原本占了上风,但致命一击没及时命中。任飘渺在危急关头领悟了剑十一,重创了师尊。”

    蓝衣人道:“临阵悟招这也可以啊。这太犯规了,一点道理也没有,根本是上天存心要来搅局!”

    此时绿衣人再度开口道:“你说得不够详细,细细回想,再说一次。”

    俏如来回道:“是。战局是这样,在不悔峰上……”

    绿衣人道:“我听得不够详细,细细回想,再说一次。”

俏如来:“是。”

    ……

    如此重复多次,俏如来的面色越发苍白,额上也冒出冷汗,赤羽心有不忍想上前去扶,却因这只是梦境而无法扶住。然而,绿衣人仍旧没有放过他,仍旧继续。

    “回想清楚,再说一次。”

    “是!”

    “不够,再讲!”

    “是!”

    “不够!再讲!”

    “是!”

    此时俏如来的嘴角已经渗血,蓝衣人实在不忍,出言劝阻道:“苍离啊,别再问了。”可绿衣人不理会劝阻,仍是问道:“再说一次,宫本总司是怎样死的?”

    俏如来颤抖着开口:“师尊他……他……呃……”此时的俏如来已然承受不住,双膝跪倒的同时呕出大口的鲜血。蓝衣人见状立即上前施针助其导气,同时惊呼:“俏如来!冷静,调息!”

    好不容易调息过来的俏如来面上终于露出悲色,嘴角仍在渗血,但他已然不顾,双拳不断捶地,口中同时泻出哀笑:“哈哈哈,师尊他……死了|!|他死了!啊!”压抑的悲伤之情终是漏泄出来,滴滴血泪落入尘土中。

    此时默苍离再度开口道:“你悲伤的时间够了,现在你可以说你的来意了。”

    蓝衣人劝阻道:“你也有一点人性,现在这个情况……”

    默苍离却打断道:“我已经制造给他处理感情的时间了,若是让他压抑着这份感情上战场,那会害死多少人?”

=======================================================================

    赤羽信之介原本对默苍离的做法很不理解,甚至是感到愤怒,但在这句后却感觉到了默苍离的一丝用心。而随着梦境的发展,看着越来越多俏如来回忆中的默苍离对其的教导,对默苍离的教导也逐渐有了了解。然而梦境再多,也有终结之时。饶是赤羽想了解更多默苍离,然则终到了终结之时。

=======================================================================

    依旧是那株巨大的血色琉璃树,默苍离依旧站在树下,但这次,他并未擦拭镜子,而是注视着琉璃树。

    俏如来缓缓的走向默苍离,脚步沉重,但终是走到默苍离的身后。

    默苍离并未转身,淡淡说道:“你终于想通了。”

    沉默片刻,俏如来开口道:“我终于明白,这个局,所有的局,都不是指向帝鬼,而是我……”

    “是,这个居中的帝鬼,只是过程,你,才是结果。”默苍离毫无停顿的回答了。

    俏如来终是没有忍住自己的真实心情,大声道:“将羽国志异送给我的人,根本不是北竞王,是师尊你自己!”

    默苍离回道:“是我让你看到羽国志异,让你有机会布置。”

    俏如来握紧双拳:“冥医前辈要我相信你,永远相信你。师尊要我怀疑所有的人,包括怀疑师尊你自己,这份相信,这份怀疑,都诱使我走向今天这个结果……”

    默苍离依旧淡淡回应道:“你做下了防备,流传在联军中的那本羽国志异,是你散播的,因为你这个伏笔,才能让局面变成今天的模样。北竞王与温皇所看过的羽国志异,上面并无作者署名,唯有我送给你的那本,才有署名盗才生。下次,别再露出这样的破绽。”

    “荒谬的是,这一局,唯有在识破的时候,才会中计。师尊让此局……根本无解……”

    “除非你死,或者,我死。”

    “为什么……为什么……徒儿始终想不明白的是动机,为什么师尊会布下这样的局,逼我……”

    话语未尽,默苍离已然拔出墨狂,丢在了俏如来面前。

    “这一剑之后,你会明白。”

    沉默良久,俏如来终是开口:“……我没其他选择的余地?”

    默苍离回道:“如果你真的看破所有的布局,你就会明白,你真没其他选择的余地。”

    终是忍耐不住,俏如来悲愤的呐喊:“师尊——!”

    默苍离道:“我讲过,我要为你铸智,铸计,这是最后一项——铸心。”

    此时的俏如来双拳紧握,滴滴鲜血从指缝中渗出,口中亦是溢出了鲜血。

    然而默苍离并没有因此放软口吻,仍旧说道:“做不到,就自尽!你不是第一个被我放弃的徒弟。杀了吾,你就会明白,这最后一点。”

    俏如来声音嘶哑:“我……”

    此时此刻,过往一切如走马灯一般闪过,当初求师的场景,被指点的场景,被训斥的场景,以及冥医的拜托,种种回忆,终是让俏如来下定了决心。

    “我……要承担……因为……这是我的命运……是史家人的天命……”

    “师尊……多谢你……”

    俏如来终是用已然流血不止的手拔出了墨狂,刺入了默苍离的身体,鲜血飞溅,撒到了琉璃树上的琉璃串。

    默苍离眼中流露出了欣慰,嘴角也泻出一丝笑意:“这一次……你做的很好……”

    “不准……恨自己……”

    俏如来终是冲上前抱住了倒下的默苍离,眼中流下了血泪……

 

    赤羽信之介看着这一切,再回顾之前看到的,心中波澜万千,欲语千言,最终流泻出唇边的只有一句话:“原来,这就是教导你的人。

=======================================================================

    倏尔,白光一片,眩人眼目。待得白光褪去,赤羽眼前依旧是巨大的血色琉璃树,但树前已无先前俏如来哀伤的身影,而只有一个擦拭手中镜子的绿衣男子。男子察觉有人前来,淡淡抬眼,看着赤羽信之介。

    赤羽信之介内心波浪汹涌,以扇半遮面,停顿半晌,终是收起折扇,抱拳向眼前人行礼:“在下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

    对面之人淡淡点了下头,开口:“孤鸿寄语默苍离。”




=======================================================================


迟来的生贺……梗梗生日快乐~虽然这篇生贺来得迟了一个多小时OTL



评论 ( 3 )
热度 ( 4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