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产出极低,拒谈人生,杂食党

情人节贺,主温酆,内含策鬼策,介意者慎入。

写的有点像流水账_(:з」∠)_


 下戏后虽然楼中仍有众多事务处理,但是感觉也轻松了些许,就是近日……

听着窗外的讨论声,酆都月不由在案前扶了扶额。

前些日子新上戏的公子开明在戏下的时候拉着鬼飘伶到处趴趴走,美其名曰考察人世风情,其实就是到处玩。刚好前两天他们到还珠楼来游玩,距离尚远就听到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伴有时不时的“screw you”的怒喝,本以为是何人来还珠楼前挑衅,酆都月走近时却发现……不行,不能回想了,那闪瞎人眼的场面不回想也罢。

却也因为这出意外被公子开明缠上前来还珠楼做客。但是听这讨论声……

此时窗外,公子开明正拉着鬼飘伶给还珠楼众死客说着各种节日,刚好说到第二天就是情人节,鬼飘伶就提到情人节的话在他们家乡是向心仪对象告白的日子,同时要给心仪的对象送一种叫巧克力的食物,还细细说了巧克力的做法。

窗内的酆都月表面还是在认真批文件,内心却将重点放在了刚才鬼飘伶所说的情人节的意义上,忍不住将鬼飘伶所说的都记在心中,甚至从一旁拿了一张白纸将巧克力的用料及做法细细记下,暗暗盘算着找个合适的时间去将巧克力做出来好送给楼主。

啊,楼主……完美无缺的楼主,举世无双的楼主……一想到楼主,顿时风度翩翩的还珠楼副楼主开启了痴汉嘟嘟月模式【x】

转眼间夜色已深,众人都已在屋内陷入梦乡,有一道白影却从房内快速离开,消失在还珠楼的厨房。很快,有微光自厨房的窗户间透出,细细一看,只见酆都月正在厨房内,对着一张满是文字的纸选着食材,那正是记载着巧克力做法的纸张。

折腾许久,终是做成了满意的成品。为了不被人发现异样,酆都月将厨房简单收拾了下,又迅速回了房。

待到第二天中午,酆都月恭送完出门上戏的温皇后,淡定的挥手示意众人放假半日。

待众人都离开后,酆都月迅速来到楼主房内,偷偷的将半夜做好的巧克力放到了温皇的桌上,再迅速回到自己房内处理事务。

虽已放好,但内心仍忐忑不安,不知道楼主回来是何反应。

但直到楼主归来,用过晚饭后,仍是未见楼主有任何特别反应。

饶是习惯了忍耐,酆都月的脸上还是带了一丝失望的表情。

当沐浴完毕准备休息时,酆都月接到手下传讯,说是楼主传召。虽不明何事,酆都月仍是迅速打理好自己去了楼主房间。

刚进门,酆都月就被点了穴道放到了床上。

抬眼一看,头发已然披散下来的神蛊温皇披着衣服轻笑着看他,手中所捻的正是他所做的巧克力。一贯冷静自持的副楼主,呆了。

酆都月呆呆的看着温皇的同时,就听那熟悉的低沉的声音说道:“副楼主的好意,神蛊温皇自当领受。只是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说是吧,酆都月?”

随后,他就感觉到了唇上一热,湿热的舌探入他的口中,在感受这湿热的同时他也品尝到了自己做的巧克力的滋味。


评论
热度 ( 4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