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产出极低,拒谈人生,杂食党

温任温,偏任温多些

饶是先前在轮椅上坐了两年,神蛊温皇恢复后仍是越发懒散,犹好在日光正好时坐在躺椅上晒着阳光好眠。

这日正午,阳光甚好,温皇一如往常靠在躺椅上晒着太阳好眠。只是到下午时分,大风骤起,虽然阳光依旧强烈,温度却迅速下降。可饶是被风吹的略有瑟缩,温皇也依旧没有从躺椅上起来。

就在寒风愈加凛冽时,温皇感到有一道熟悉的蕴含凌厉剑气的气息站在他的身旁。似是听到一声叹息后,身上被盖上了厚厚的一层布料,挡住了寒风。如此一来,温皇更加舒适的躺平在躺椅上了。

就在温皇舒展了身体的时候,耳边一热,那人在他耳边轻声调笑道:“哈,你啊。”很快的,温皇就去会周公了。

直到快到晚饭之时,温皇才渐渐从睡梦中清醒。起身时一件衣服从身上滑落,低头一看,是任飘渺的外衣。

评论
热度 ( 5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