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产出极低,拒谈人生,杂食党

脑洞来自 @少殇为名 【拍了拍这只脑袋】



这本是一个普通的下戏日,然而……

公子开明刚打开自己在魔世的房间,就被门内汹涌而出的物品给埋了。挣扎了半天最后还是被跟在后面的鬼飘伶给解救出来了。

“呜哇……本策君不就是仅仅姑且单单三天没回来吗,怎么我的房间就被淹没了,借用俏如来他叔父的口头禅就是不——应——该——啊——”猛然转头,对着鬼飘伶阴森森的说道,”阿——飘——是不是你干的——“

鬼飘伶很干脆的承认了:”of course。俏如来,有跟,我说, 在,人世, 求亲要,下,聘礼,给,对方。“

公子开明一愣:”所以说因此说就是说,这些都是你所要下的聘礼咯?“看着鬼飘伶点头,公子开明内心有点酸涩,但表面仍是一脸调笑的对着鬼飘伶,”哇哇哇阿飘终于要成~亲~咯~~~是哪家的姑娘啊居然会让你借用本策君的房间塞聘礼还堆得满满的这位姑娘是不是我认识的啊~魔伶?不对很不对非常不对她喜欢的是俏如来;嗯会不会是……“

不等公子开明说完,鬼飘伶直接把公子开明按到墙上,双手撑墙拦住所有退路,看着对方难得怔愣的表情,挑眉一笑:”小明,你,愿意,嫁给我吗?“

公子开明,修罗帝国策君,当机了。

当机立断,鬼飘伶直接往公子开明手上套了戒指,然后将还在呆滞中的公子开明抱走了。

至于抱走后发生了啥……啊,天气不错啊【捧茶】

评论 ( 3 )
热度 ( 4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