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产出极低,拒谈人生,杂食党

【赤羽信之介x天海光流】遇

有私设,ooc,介意者请点叉


那天的天气很好。 

赤羽信之介方晋升为六部组长,晋升之事固然值得庆贺,但万事不可疏忽,晋升的赤羽一如往常般认真地巡视着。

在巡视到一处小树林时,赤羽敏锐的察觉到树林里有动静。不知是何种情况,他提高了警觉,并降低了自身的存在感,悄无声息地潜入进去,一探究竟。 

林中只有三四个人,看服饰都是西剑流中的下级忍者。看他们的行为……似是在围攻一个人?赤羽没有放下警惕,谨慎地更靠近了一些。

 只见那几人对着中间的人拳打脚踢,嘴里还不断骂骂咧咧着:“一天到晚说的话谁都听不懂你还不如不说话呢,说了讲给谁听啊!”“卡卡卡的谁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好好说话难道你是不会说人话?其实你是故意的吧!是东剑道的奸细吧!”“打!看他是不是奸细!”中间被围殴的人也是一名下级忍者,不断的闪躲着其他人的殴打,无奈躲闪空间太小,还是挨了不少打。

 “住手!”突闻一声厉喝,几名打人的忍者并未就此罢手,有一人甚至不屑的扭头准备把前来喝止他们的人也一并拖过来打,可一看到那红色的身影,那名忍者吓的当时就单膝跪地:“赤……赤羽大人!” 其余忍者一下子就呆愣住了,转头一看果然是赤羽,吓的纷纷单膝跪地行礼:“赤羽大人!”“赤羽大人!”就连被打的那名忍者也在呆愣了几秒后单膝跪地行礼。

 赤羽负手而立,威压直逼那几名打人的忍者:“你们,在做什么。” 看着几名忍者磕磕巴巴的说不出,赤羽怒气更盛:“同为西剑流效力,你们不思考如何尽力为西剑流效力,却是在此处欺负同仁,你们是为何而做的忍者,为何而加入的西剑流,统统都忘了吗!”望着那几人低头不语的样子,赤羽冷冷的开口道:“除那名被欺负的忍者外,你们几人,统统回去写一份说明给我,之后一月,均去边界巡守。”几名忍者颤声答道:“是!”赤羽随后命令道:“现在就去吧,那名被打的忍者留下。”“是!”几人答道,迅速离开。只留下赤羽和那名被欺负的忍者。

 赤羽走近那名忍者,伸手将他扶了起来,开口道:“目前的你与他们同级,但是你,甘愿受制于人么。最开始认定自己失败的人才是失败者,西剑流内不需要废物,那么你,有觉悟了么。”见对方沉默不语,赤羽并未在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加油,我期待你将来的成就。”说完这句,赤羽转身准备离开,听到后面传来一句轻声的话:“……kakilakikiko(非常感谢您)。”听到这句,赤羽忍不住僵硬了一下,听不懂……但很快,又轻笑了一声,离开了。 

赤羽所不知道的是,背后那人抬头,将那红如凤凰的背影看在眼中,牢牢地记在了心底。


 一年后

今天是新任的道部组长就职的日子,按照惯例,四天王与其他五部的组长都要前来。已经是四天王之一的赤羽同其他人一般正襟危坐,等待着新任的道部组长的到来。

时刻已至,只见纸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白色高领披风的男子坐于门口行礼,起身后,开口:“kakilakijikalikoko(天海光流参上)。” 

静—— 门中众人虽然表情未变,实际上集体石化…… 

…………听不懂啊!他在讲啥啊!

 哦除了一个人。 

邪马台笑起身很自然的开口欢迎:“哟西呀——欢迎你,光流!” 瞬间气氛从僵硬变得活泼起来,其他四部的人也都对天海光流表示了欢迎,四天王中的宫本总司,天宫伊织和月牙泪也颔首表示了对天海光流的欢迎。

 而通过这句话,赤羽也想起当初那个被欺负的下级忍者,也不由微笑起来。

在光流看向他的时候,他微笑着对光流说道:“恭喜你,天海光流。” 

看着那人更加灿烂的笑容,赤羽嘴角的弧度也上扬了几分。

评论
热度 ( 2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